公告

  2017年高端艺术品春季投资会即将盛大开幕,倾力打造高端大型艺术品投资会,欢迎海内外贵宾积极参与。详情请在线咨询,或拨打投资专线182-2131-1694。

紫砂七大老艺人


一、壶艺泰斗顾景舟
   顾景舟 (1915年10月18日~1996年6月)原名景州,早年曾用艺名"武陵逸人”、“瘦萍”等,晚年爱用“老萍”。宜兴川埠上袁村人。少时就读于蜀山东坡书院,成年后随祖母邵氏制坯,因天资出众,亦受益于家中制壶客师的传授,二十岁左右即跻身于壶艺好手行列。三十年代后期应邀至上海仿制古壶,每遇历代名作,反复揣摩,悉心研究,技艺更精。1954年进入宜兴蜀山陶业合作社。1956年被江苏省政府任命为技术辅导,1959 年被任命为宜兴紫砂厂技术研究室副主任和技术股副股长,1982年被国家评定为工艺美术师,1989年晋升为高级工艺美术师。1988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轻工业部授予他“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是紫砂历史上首位获得此光荣称号的紫砂艺术家。
   顾景舟大师是紫砂界公认的一代宗师、壶艺泰斗,为紫砂艺术的传承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用毕生的精力对数百年的紫砂艺术发展史进行梳理,是当代紫砂文化的集大成者,其作品让世人充分领略了紫砂之精神、气质、神韵,代表了一个时代的高峰。已故著名艺术大师亚明先生在世时曾经有评:“紫砂自明正德至今五百余年,高手不过十余人。顾兄景舟当为近代大师。顾壶可见华夏之哲学精神、文学气息、绘画神韵。”
   顾景舟大师的作品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兴盛,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就一直引领着紫砂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顾景舟大师就创下了单件作品过百万人民币的记录,而当时美术界绘画作品的市场定位也只有如吴冠中、陈逸飞、范曾等领军人物的作品才有可能达到。近两年来,顾景舟大师作品的市场成交屡创新高,2009年秋拍时“提壁茶具”创了三百多万人民币的市场记录,“咖啡具”也以二百多万元成交。今年春拍中顾景舟大师与吴湖帆合作的“相明石瓢壶”一举创出了1232万元的成交记录,成为宜兴历史上继徐悲鸿、吴冠中两位大师的作品后又一过千万的艺术品,为紫砂艺术品的价值认识树立了全新的标杆,艺术界、收藏界也因此对紫砂艺术的内在价值和市场空间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更深刻的理解。顾景舟的“上新桥壶”也以448万元成交。粗略统计,今年春拍中仅嘉德和保利两家的顾景舟作品成交总额就约达三千四百万元,这也是市场用自身的语言对壶艺泰斗顾景舟一生的艺术成就给予了总结。
   以泰斗顾景舟的艺术成就以及在紫砂艺术界的历史地位,相信顾景舟大师的作品今后依然会继续成为紫砂艺术品收藏家们争相追逐的珍品,并继续成为认识和拓展紫砂艺术品内在价值或市场价格的标杆!
二、陶刻泰斗、一代宗师任淦庭
   任淦庭,原名干庭。字窑硕。号聋人、大聋、左民、左腕道人。艺名石溪、漱石。著名紫砂陶刻名家、一代宗师。宜兴陆平人,后迁居宜兴蜀山。任淦庭自幼喜爱书画,艺成后潜心钻研紫砂陶刻技艺,特别注重写意笔墨的线描变化,讲究各体书法、文学诗词、辞章与短句,使陶刻装饰与紫砂艺术风格和谐而又协调。他善于在各种紫砂茶具、花盆、鼎罐、文房玩具上陶刻装饰山水、花卉、翎毛、人物等。无不雅致生动。任淦庭所雕刻书法、笔力遒劲,刀锋灵秀,正草隶篆,各领风骚。尤以大篆和古隶见长。图画随意刻绘,自成章法,且左右手能同时书画雕刻,功夫独到,自成风格,为紫砂陶刻界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
艺途求索苦作舟
   任淦庭,清光绪十五年(1890年)出生于宜兴陆平村一户民间艺人家庭,原名干庭。陆平村自古传承民间工艺——刻纸,任家又是村上刻纸好手,世代相传。沿至任父一辈,家道中落,刻纸技艺虽已相当精巧,然毕竟为闲时兴趣所致,生活比较清苦。任家除长兄淦坤继习父业,精于研习刻纸技艺外,余兄弟三人均另行择业。任淦庭幼时只念过三年私塾,却极为刻苦好学,常折树枝席地作书写字,被乡人视为奇才。光绪三十年(1905年) ,任淦庭拜宜兴民间书人画师、紫砂雕塑彩绘好手卢兰芳为师,既学习书法画技,亦学习紫砂雕刻技艺。卢兰芳(1870年-1930年) ,著名紫砂彩绘陶刻书画家。时卢兰芳经常至蜀山、上袁、潜洛一带彩绘陶刻,亦经常至上海为戏院剧团画布景。此前已收授陈少亭为徒。任淦庭拜师学艺之后,在卢兰芳悉心调教下,配合陈少亭做下手,配画料作布景画,配彩釉作紫砂彩绘。因卢兰芳对颜色搭配比较讲究,任淦庭往往要花费很大精力,才能调试出比较满意的色彩。师兄陈少亭对任淦庭十分关心爱护,对画面的布局,山水花卉、楼台亭阁及人物等基础技法毫无保守,一一传授于任淦庭。任淦庭自幼耳聋,虽不失聪,听力却受到很大影响,往往有时因听不清话不得要领而受到卢兰芳的训斥。陈少亭像爱护弟弟一样,逐一重新解释清楚。任淦庭其后号大聋、聋人即是纪念这一时期的历程及对师兄陈少亭的铭感之情,并激励自己虽然耳聋但要赶超前人的信念。陈少亭在紫砂彩绘技法、陶刻技法上亦手把手,一刀刀传授任淦庭技艺。任淦庭在卢兰芳教授下,在师兄陈少亭传帮带下,技艺逐渐加强。时紫砂彩绘、雕刻十分时兴,制品面广量大,每天从早上忙到很晚才能休息。特别是做下手的更苦更累。往往师父、师兄休息了,任淦庭还得忙,但任淦庭从不叫苦。
   卢兰芳与上袁村邵云如交好,至上袁、蜀山、潜洛陶刻彩绘一般住在邵云如家,与邵云如切磋技艺。邵云如,紫砂陶刻名家,艺名“北岩”。卢兰芳与邵云如谈书论艺,唯任淦庭不在其身边。邵云如问明究竟,知道任淦庭有耳聋毛病,自卑避人,十分疼惜,经常关心照顾任淦庭,并尽力耐心讲解,用笔墨、竹刀作示范,传授技艺,使任淦庭得益匪浅。后任淦庭曾回忆说:邵云如亦算得上半个师傅。艺成后,任淦庭一直在卢兰芳身边,或做下手,或由卢兰芳布局刻画,任淦庭补描刻绘。至民国以后(1911年),卢兰芳被聘至上海永安公司任专职画师,任淦庭才逐渐自立,自刻自画为生。自立之初,任淦庭以陶刻彩绘一般紫砂器具为主,亦在仿古器上作陶刻装饰,其时署款为“干庭”、“大聋”、“聋人”。
经受磨砺练真功
   民国五年(1916年) ,“宜兴吴德盛陶器行”(或称店)创办。老板吴汉文,著名陶刻名家、收藏家、经营家、陶坊主。擅陶刻、能制壶,阅历广博,交友甚众。“吴德盛”创办之始,聘请邵云如、卢兰芳、崔克顺、陈研卿、陈少亭等为陶刻客师,聘任任淦庭为陶刻技工,长钠奥盛制品陶刻装饰。吴汉文慧眼识宝,看中任淦庭的不言不语,埋头陶刻的性格,逐开始培养。在布局章法、刻工线条上,吴汉文严加要求,十分讲究,并依照自己的眼光、观点、要求,一一要求任淦庭。任淦庭在吴德盛受到吴汉文的器重,加倍努力,苦练刀法技艺,虚心接受吴汉文的督导,并努力学习吴汉文的刀法技艺。几年以后,任淦庭在刀法逐渐纯熟的基础上,开始对紫砂高档器皿进行陶刻装饰。先由吴汉文督导打底子,按排布局章法,得到吴汉文的认可或修改后,逐步由简单到复杂,由局部到全面的陶刻装饰。其间,任淦庭署款为“干庭”、“左民”、“左腕道人”。
   任淦庭原是左癖子,用左手写字作画,习以为常。至吴德盛后,吴汉文要求他练习使用右手。任淦庭听从吴汉文的教导,逐渐训练使用右手,经过刻苦训练,竟练成左右手能同时书画雕刻的“绝技真功”。特别是在同一器具上作成双成对的飞禽走兽,或是在成对器物上作飞禽动物时,任淦庭能同时用左右手,对称作画,布局舒坦,形象生动,栩栩如生,是紫砂陶刻界独创的绝技之一。二十年代以后,“吴德盛”出品的花盆、鼎罐、瓶盘类制品,均在书画陶刻上比较讲究,山水、花卉、翎毛,动物等图案不一,形态各异,有许多制品为任淦庭所陶刻装饰。其时,任淦庭由技工升任为技师。三十年代之后,“吴德盛”名号越来越响,“金鼎商标”品牌亦越来越响,许多名人政要订壶定壶均由吴汉文接洽。其时,吴汉文经常邀请书画名流来宜在紫砂壶上作书绘画。有些制品的书画陶刻装饰由任淦庭替代吴汉文运刀作刻,署款为“干庭”、或为“干庭”、“陶”同时落款,可见吴汉文对任淦庭的信任程度。在“吴德盛”最兴盛时期,名人政要经常在“吴德盛”对面的“立新旅社”落脚下榻,随时都会进入“吴德盛陶器店”参观,亦会到陶器店后面的制作陶坊参观。遇有名人政要参观,任淦庭总是不言不语,不吱一声。遇有他不愿回答的问题或难题,他充耳不闻,或在工作桌台上的衬坯垫子上书写“聋子”二字,应付搪塞过去。这是任淦庭生活的机智和经验的积累,对此,吴汉文十分欣赏。吴汉文所收藏的古破阿紫砂珍品并不对任淦庭回避,使任淦庭大饱眼福,对提高技艺,借鉴、借用、引鉴和摹仿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任淦庭在生活上十分朴素。他幼年丧父,中年丧母,命运多变,养成生活朴素的习惯。三十年代,任淦庭技艺已经成熟,并为艺途生涯第一个高峰期。任淦庭却整日埋头于陶刻技艺的钻研,一有时间就练书作画看书,寻章摘句,提高文化修养,从没有挥霍浪费之情况发生。任淦庭其时已具有较高的书法绘画技巧和扎实的用刀功底,陶刻作品手法多样,因材施艺,书味浓郁,步入紫砂陶刻名家之列。
桃李天下成大家
   抗战爆发之后,“吴德盛”遭受日军飞机轰炸而夷为平地。盛极一时的“吴德盛”终于倒闭。任淦庭被迫离开二十余载苦练成艺、刻骨铭心的“吴德盛”。时宜兴窑场败落,陶器行业十分萧条,任淦庭无活可干,流落乡村,以卖书画糊口度生。1943年以后,窑场渐有恢复,任淦庭受聘于蜀山“毛顺兴陶器厂”为技师,与蒋永西(艺名“岩如”)结为至友,并长期与蒋永西搭档合作。任淦庭运用自己善于布局绘画的特点,结合蒋永西刀法纯熟的特点,由任淦庭画,蒋永西刻。两人合作的陶刻署款为“店号”款或“漱石”款。任淦庭自己刻款署号为“石溪”。1955年春,艺人归队,任淦庭参加“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并于1956年被任命为“艺人”,担任技术辅导员,悉心培养艺徒。此后,任淦庭进入第二次创作高峰期。其间,任淦庭潜心创作,题材多样,吉祥寓意,有着雅俗共赏的民间艺术的特点与风格。他这一时期所创作的陶刻装饰作品,给陶刻艺术增添了新的画面,新的内容,新的生活情趣。《婆媳上冬学》、《解放一江山岛》,记述时代事件风貌,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喜上眉梢》、《春燕画筒》将自己对生活热爱的真切感受融进陶刻装饰之中,感情细腻,刀法纯熟,线条顺畅,融情、物、画于一体,协调配合,得体大方。《渔舟听莺》、《腊梅喜鹊》以画面生动,丰富活泼,创意鲜明而为南京博物院收藏。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期间,任淦庭创作了大量的紫砂陶刻作品,题材广泛,形式多样,以传统风格为主。其画以山水、花鸟、人物、博古图案为主,尤以梅、竹、兰、菊为胜。书有正、草、隶、篆、钟鼎、甲骨文等种书体,镌刻时以多变的刀法,各臻其妙地表达陶刻线条的趣味和美感,与所刻绘器皿相映成趣,相映成辉,独具风貌和韵力。署款为“任淦庭”、“缶硕”等。
   任淦庭悉心培养艺徒,为紫砂陶刻后继有人尽心尽力,作出较大贡献。当今紫砂陶刻界徐秀棠、谭泉海、毛国强、沈汉生、咸仲英、鲍仲梅等均受其技艺传授,得其教诲。任淦庭1957年出席“全国民间工艺美术艺人代表大会”,同年底又出席“全国群英会”,在工艺美术界影响颇大。时近晚年,任淦庭仍每日习字作画,对每个艺徒,按其各人特长分赠画稿,其孜孜不倦的精神为世人铭记。1968年,著名陶刻名家任淦庭逝于宜兴蜀山,享年78岁。
三、传道授业、德艺双馨、壶坛宗师吴云根
   吴云根,曾用名芝莱,1892年11月生于宜兴和桥镇一个贫困家庭。14岁时到蜀山拜著名紫砂艺人汪升义(生义)为师父。旧时紫砂艺人拜师学艺和其它很多手工艺行业一样学徒时要帮师父家打杂,师父也以此观察考验徒弟的天赋和耐性。紫砂学徒通常给师父家先扫地、挑水打杂做家务一些时间后开始帮师父捶捶泥、洗洗泥桨布。吴云根本来就出身贫寒,耐得了苦,白天帮师父打杂帮工,晚上刻苦学艺,加上他手脚勤快,天资聪明,悟性较高,三年满师后就在业内小有名气。然时逢清末光绪后期,内忧外患,百业萧条,紫砂艺人谋生艰难,吴云根凭着自己年轻有体力,他边帮人家做粗活以维持生计,劳动间隙依然专心做壶,使自己的制壶技艺不断提升,并逐渐进入紫砂名手之列。
    1915年,山西省平定县平民陶器厂到宜兴请名手到山西做技师发展当地的陶业。吴云根和当时的紫砂名手杨阿时、李宝珍等成为民国时期宜兴陶业界首批被外省邀请的技师。吴云根在山西不仅充分发挥了他熟练的成型技艺,同时他的聪明才智也有了展现。他用山西当地的窑炉烧制成类似宜兴紫砂的山西陶器。在这期间曾数次为当时山西省省长闫锡山仿制宜兴壶。吴云根在山西平定县任技师三年,对山西平定的陶业发展起到比较大的作用,并为当地培养出了一批制陶技术人员。
   1929年,吴云根在萧条的市况下经过较长时间的维持,有幸受聘于南京中央大学陶瓷科当技术员,又结识了民国时期的紫砂职业教育家、江苏省立陶校校长王世杰,并于1931年受聘于江苏省立陶瓷职业学校窑业科任技师。在这期间,他还将自己的师弟朱可心推荐进校担任技师,两人共同总结前人经验,在王世杰校长的支持协助下以自身的制壶体会为基础,编写紫砂技术教材,为当时的紫砂制作技艺教育做了大量工作。
   1954年吴云根参加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是宜兴紫砂工艺厂的前身,他也成为了宜兴紫砂工艺厂主要创办人之一。其中,吴云根在紫砂工艺人才培养上作出了尤为突出的贡献。
   1955年11月开始,紫砂厂开始招收第一批学员培养紫砂制作技艺人才。吴云根担任紫砂成型技术辅导员,他的学生有高海庚、王洪君、王亚杰、史济华、鲍秀云等。
    1956年,江苏省人民政府郑重任命了七个紫砂名艺人为“技术辅导员”,这在当时是一种极高的荣誉,既表达政府对紫砂行业发展的重视,也是对这些优秀的紫砂艺术名手在行业里的地位以及艺术造诣的肯定。吴云根就是其中之一,这对他也是一个很大的鼓励,也极大地鼓舞了他的工作热情。
    1956年11月,紫砂厂招收第二批学员共30名,其中汪寅仙、葛明仙、何挺初、范洪泉、许慈媛、范盘冲、王月仙、李有仙、朱丽君、吴欣南、吉德宝、方立品、史玉琴、葛岳彬、陈秀云等15名由吴云根负责带领培养。
   1958年紫砂厂又招收新一批学员,吴云根又添新学员有吕尧臣、吴震、周坤生、程辉、俞金凤、吉奋英、周林生、张树林、顾玉英、xxx娣、周洪科、崔红妹、唐素秋等。 1961年,厂部安排储立之、鲍志强等人在吴云根身边学习。
   我们只要看以上学员名单就知道,其中当今最有成就、最有影响的几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如汪寅仙、吕尧臣、鲍志强等都曾经得到了吴云根老艺人的言传身教。这也显示着吴云根对当今紫砂艺术界的深刻影响。
   吴云根生性耿直,脾气倔犟,喜欢主持公道、直言仗义,同时又心地善良,宽厚仁慈。在艺术成就方面,所谓壶如其人,吴云根的作品也显示出温厚稳重、朴雅润泽的气度。他技艺全面,擅长光器、花货、筋囊器等各类器型的创作,而尤以竹货见长,风貌独具,有代表作“竹段提梁壶”等为传世经典。而他的另一件作品光货代表作之一“线圆壶”,尤见他对点、线、面、体的妙精领悟,简约之间尽显雅和之气,是近现代最优秀的紫砂光货经典器型之一。其它还有众多代表作品,光货有:“线云壶”、“菱角茶具”、“传炉壶”、“觚菱壶”、“春亭壶”、“鱼罩壶”、“龙胆壶”等;筋纹器有:“上合梅”、“合菱”等;花货品种较多,如“方竹提梁壶”、“桃碗壶”、“柿子壶”、“大型竹节”、“上竹段壶”、“圆竹提梁壶”、“竹鼓”、“大型竹节咖啡壶”等,其中,“特制大型竹节咖啡具”是国庆十周年为人民大会堂而作。
   纵观老艺人吴云根一生,为人仗义耿直、宽厚善良、对人真诚;工作上顾全大局、尽职敬业;艺术上博采众长,成就卓越,蜚声壶界,并有“声名盖及师,来者有几人”的赞语;新中国成立后,他尤其是在带徒授艺、培养人才方面,没有门户之见,热诚和蔼、平易近人,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紫砂艺术人才,为传承紫砂艺术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吴云根,曾用名芝莱,(1892—1969)宜兴和桥人,14岁拜汪升义(生义)为师。1915年到山西省平定县平民陶器厂任技师、1929年受聘于南京中央大学陶瓷科当技术员、1931年受聘于江苏省立陶瓷职业学校窑业科任技师、1954年吴云根进入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1955年11月开始为紫砂厂招收的第一批学员传授紫砂制作技艺、1956年被江苏省人民政府任命为为紫砂“技术辅导员” ,成为著名的“紫砂七大名艺人”之一。为当今紫砂艺术界培养出了如高海庚、汪寅仙、吕尧臣以及葛明仙、何挺初、范洪泉等极有影响的紫砂艺术大师和名家。]
四、诚朴善思、师古不泥、 一代大师王寅春
   著名紫砂七老艺人之一的王寅春(1897-1977年),祖籍江苏镇江,父辈定居宜兴上袁村。13岁时,拜赵送亭为先生,在其陶坊随金阿寿为师,学习紫砂壶艺。3年满师后,上门帮窑户当制坯客师。1921年起,因他制坯手艺特好,上海客户向他长期定制各式水平壶,他用印“阳羡惜阴室王”盖于壶底,“寅春”章盖于壶盖内,从而名扬上海。[后来蜀山金石篆刻家潘稚亮刻“王寅春”方章相赠,他珍爱此印,一生一直用这方印钤于壶底。]
   民国时期,几乎大多数紫砂名艺人都有被古董商邀请到上海仿制紫砂古董的经历。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社会动荡,人们的生活也自然艰难。作为艺人,制作的也不是生活必须品,所以生计也更难有保障。而只有一部分被列为紫砂高手名手的能成为古董商邀请的对象。尽管也有个性刚毅的艺人不愿替商家仿古,但终究还是多数为生活所迫。但却也因此使很多紫砂艺人的工艺技艺、艺术眼界有了极大的提高。
   王寅春也因为出色的紫砂技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到上海为古董商龚怀希仿制紫砂古器,也使他有机会接触带了很多明清的紫砂精品。他反复揣摩历代名家经典作品的造型特点,研究古人的制作手法,把握住各前辈名人造壶的形和神,成功地复制了时大彬、徐友泉、陈子畦、陈鸣远等诸位大家的作品,也成就了自己的艺术造诣。
   王寅春是紫砂制作功力很深的艺人,又是位勤奋多产的名艺人,制作茶壶以又快又好而著称。他所制的茶壶,造型雍容大方,规矩挺括,光润和洽,口盖准缝严密,令人赞叹不已,人称“寅春壶”。
   王寅春制壶又快又好一方面是基于他深厚的艺术功力,同时也在于他善于冥想巧思而不是一味地墨守成规。30年代中期,有一次“吴德盛”陶器公司有300只小花盆的生意因限定两月内交货,无人敢接,因为合同要求逾期不交货要罚款。当时王寅春家中因为人多且弟弟们尚小,生活非常艰难。为了能维持生活,王寅春明知难做还硬是接下这单生意。但如果按照正常的制作方法要按时交出合格的300只花盆是件极难的事情。王寅春从古人“斫木为模”的成型方法中得到启示,创出了以木模搪胚的方法,提高了工效且使花盆的造型更为精确周正。这也是王寅春为日后紫砂成型方法的完善即增加了用模具搪胚准型的方法打下了基础。
   紫砂筋纹器作品也是体现王寅春技艺精湛的重要部分。紫砂筋纹器的口盖准缝严合是一个重要的着眼点。三十年代中期为古董商龚怀希仿制紫砂古器时,紫砂筋纹器是王寅春重要的研究类型。为了能使作品口盖更为严合,在龚怀希的帮助下,请德国专家,专门制作了口盖及其它部位的样板。样板用薄型金属片做成,高度精密,当时国内是没有设备和技术能制作出来的。应该说这为王寅春能留下诸多传世的紫砂筋纹器作品起了极大作用。也证明紫砂创作实践中也应该和任何行业一样,师古不泥、勇于创新,善于学习、吸收先进的技术是才能有新的收获。
   新中国成立后,王寅春被政府邀请成为著名的“紫砂七大老艺人”之一,为紫砂行业的传承发展作出了很大的努力,为紫砂艺术界培养了一大批艺术人才。六十年代王寅春多次承制国家礼品,为国家为集体作出了很大贡献。在同辈人中,王寅春为人朴实、乐于助人、爱徒如子、亲如家人是人所共知的。王寅春1958年在厂里带徒工,有一次他,制作了一把“牛盖洋桶壶”,作品线条流畅,光润饱满,全班徒工看到后很是羡慕,心里都希望有一把作珍藏。后来,他得知大家的心思,在七十年代,年事已高之时,竟然连续十多天,做了近50把“牛盖洋桶壶”,使每个爱徒都得了一把,这批充满情感的“牛盖洋桶壶”件件挺拔端正、光泽和润,得者视之如宝,此事至今传为美谈。
   王寅春从艺六十多年,艺术造诣精深却从不张扬自大;为人严谨诚朴却不墨守成规。一生勤劳善思,创制了无数的紫砂精品!光货、花货、方货、筋囊货各个紫砂器型门类,都有经典传世。王寅春的作品无论光素器还是花塑器都带有强烈的个性;方器规矩挺括,敦厚朴实;筋纹器精妙大方,耐绕埃留下有“亚明四方壶”、“梅瓣壶”、 “玉笠壶”、 “铜锤六方壶”、“六方菱花壶”、 “碗形肩线壶”、“四方条纹壶”、 “元条茶具”、“寅春书词扁壶”、“四方升壶”、“高一节竹段壶”、 “六瓣酒具”、 “高流京钟壶”等等数十个品种的精彩作品,在七十多岁高龄后依然创作出了经典代表作品之一的“裙花提梁壶”。
    前些年的市场表现看,王寅春作品的成交基本在十多万上下居多。今年春拍中,王寅春的“嵌盖平鼓壶”创出了33.6万元的成交记录。作为既有精深艺术造诣,又为紫砂工艺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宜兴紫砂七大老艺人”之一,王寅春作品的市场价值还远远没有得到体现。
    [王寅春(1897-1977年),13岁时拜赵送亭为先生、拜金阿寿为师从艺,20多岁崭露头角。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到仿制紫砂古器。1948年参加上袁壶、缸生产合作社。1954年10月参加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1956年担任成型辅导员。1959年、1960年 2次被评为省劳动模范。多次承制国家领导人出国礼品。有“亚明方壶”、“六瓣高瓜酒壶”、“梅花周盘” “裙花提梁壶”等代表作品传世。为“宜兴紫砂七大老艺人”之一。]
五、“鸣远第二”裴石民
    裴石民,1892年出生于宜兴蜀山,原名裴云庆,儿时入私塾时,改名“德铭”。十五岁时拜自己的姐夫江祖臣为师,开始学制紫砂壶。江祖臣字案卿,是清末民初的制壶名手,擅长仿制陈鸣远作品,也工筋囊器,并善捏塑、浮雕,所创“狮球”、“狮灯”、“狮座”系列壶存世较多,人称“狮球王”。江案卿制壶严谨,要求严格,“德铭”初入师门时,受其严教,苦练基础技艺。然初期尚未完全成年的“德铭”童心未脱,师傅要求他从仿制“狮球壶”入手,“德铭”则对反复仿制“狮球壶”觉得枯燥乏味,而一些仿古杂件、仿古尊以及鼎炉之类作品让他很有兴趣,师傅外出时“德铭”就以自己的兴趣捏个花生、塑个瓜果之类,常常废寝忘食。稍长之后,“德铭”受师傅也受生活教诲,懂得艺不精难成人,开始按照师傅的指点,严格要求自己所有的作品,为自己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能够成就“鸣远第二”的声誉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裴石民在仿古作品上取得的成就。
   民国时期,很多紫砂名手时常会被古董商邀去上海制作紫砂器,其中相当部分是仿制明清作品。当时如江案卿、范大生、汪生义、程寿珍以及后来包括裴石民、顾景州在内的建国后紫砂著名七老艺人在民国时期都曾经到上海作过仿古紫砂。应该说这个时期既是他们的一种谋生,但同时客观上他们也因此使自己的工艺技艺有了极大的提高。
   裴石民第一次被邀到上海是在民国六年。年方二十五岁的裴石民在当时还是个晚辈,还不在古董商邀请之列。而既是他姐夫又是他师傅的江案卿为人倔强清高,看不惯上海客商的脸面借故推辞,年轻的裴石民既想到外面见见世面,也想出去磨练一下自己的技艺,就自告奋勇随客商到了上海。可以说这一步的迈出对裴石民日后在紫砂艺术上取得的成就是一个关键的转折。
   裴石民到上海后在古董商那里第一次有幸见到了宜兴紫砂史上最著名的高手之一清康熙年间陈鸣远的真迹。陈鸣远(1622--1735),宜兴人,字鸣远,号鹤峰,又号石霞山人,壶隐,他制壶技艺精湛全面,又极具开创性,所制自然型茗壶及仿古器皿造型多样,妙精古趣,艺术成就代表了一个历史时代的高峰。经对陈鸣远作品的反复观摩,开阔了裴石民的艺术眼界。在对陈鸣远作品“天鸡壶”、“凤首壶”等作品摩制中,也充分展示了裴石民的艺术天赋,摩制的过程也使他的技艺功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此后,裴石民在高手林立的紫砂艺人行列也开始崭露头角,并逐步挤身于名手之列。
   崭露头角后的裴石民,开始有机会和一些名人雅士交流切磋,也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一些精彩的历史作品,而最让裴石民痴迷的依然是陈鸣远的像生类作品。此后裴石民仿制陈鸣远形态各异的古壶、古尊、古鼎、古瓶、古盆,或仿像生类瓜果菜蔬,均能细腻逼真、维妙维肖,技艺之精湛在二十年代至三十代达到高峰期,闻名行业内外,影响也已经远远超过了师傅江案卿以及如陈光明等紫砂名手,在紫砂界赢得了“陈鸣远第二”的美誉。
   1923年,裴石民为宜兴名士储南强收藏的“供春壶”配盖,并由同为宜兴名士的潘稚亮镌铭题记。题记为“作壶者,供春。误为瓜者,黄玉麟。五百年后黄宾虹识为瘿,英人以二万金易之未能。重为制盖者石民,题记者稚君。”1924年,裴石民又为储南强收藏的《圣思桃杯》配制托盘成功。这两件作品在宜兴紫砂史上都有比较重要的历史意义。
   四十年代抗日战争时期,百业萧条,裴石民在这个阶段干脆闭门简出,潜心创作。很多代表裴石民艺术风格和艺术高度的经典作品都数出自这个阶段,如“松段壶”、“南瓜壶”、“荷叶壶”等以及如“田螺水盂”系列、 “螃蟹荷叶盘”、 “十件果品”系列等像生类紫砂文玩作品。这个时期也无生意可言,裴石民以平淡的心境自创自乐,作品求新、求变、求精、求妙,反而在这个阶段技艺功力日臻精绝。
   新中国成立后,在政府的关心重视下,裴石民、朱可心等一批紫砂名手积极出来参与紫砂行业恢复生产。1955年春,裴石民参加了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专门负责从事各类紫砂器的设计工作,并由江苏省人民政府任命为紫砂工艺技术辅导员,成为著名的“紫砂七大艺人”之一 。在这个时期,裴石民艺术造诣真正进入了他的鼎盛时期,“五蝠蟠桃壶”、“牛盖莲子壶”、“三足鼎壶”、“串顶秦钟壶”等传世经典名作都是在这个阶段相继问世。
   裴石民从艺一生,从二十年代起以“陈鸣远第二”享有盛名,而后数十年的艺术创作中师古不泥,求新求精,给紫砂后人以启迪。作为著名“紫砂七大艺人”之一,裴石民为紫砂艺术的传承和新中国的紫砂行业复兴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裴石民(1892—1976),原名裴云庆,又名裴德铭。宜兴蜀山人。1907年拜江案卿为师。二十年代之后享“鸣远第二”之名,裴德铭改名裴石民。1955年参加了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由江苏省人民政府任命为紫砂工艺技术辅导员,成为著名的“紫砂七大艺人”之一 。有代表各时期的如“松段壶”、“南瓜壶”、“荷叶壶”、 “五蝠蟠桃壶”、“牛盖莲子壶”、“三足鼎壶”、“串顶秦钟壶”等经典名作传世。]
六、虚怀可清天地心-----紫砂素饰花货大师朱可心
    在新中国建国前后为继承传统和推动紫砂艺术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著名紫砂七艺人中,朱可心是对行业极具影响、极受后人敬仰的一位紫砂素饰花货巨匠。
     朱可心(1904-1986年)出生于宜兴市丁蜀镇蜀山北厂。原名朱开长[凯长],艺名“可心”,寓意“虚心者,可师也”,也取“山中一杯水,可清天地心”之意。
   在朱可心大师的徒弟汪寅仙大师、潘春芳老师等人的回忆中,朱可心大师在紫砂艺术发展历史上,师古不泥,勇于创新,在同道七大著名艺人中创造了好几个“第一”:第一个夺取了国际大奖:1932年朱可心大师的作品《云龙鼎》获百年一度的美国芝加哥博览会“特级优奖”;第一个在新中国成立后的1953年全国美术工艺观摩大会上获得国内大奖;朱可心大师是第一个进入高等美术院校进修的紫砂艺人,1954年参加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民间美术工艺研究班”,系统学习了有关工艺美术理论;第一个参与企业管理,1954年合作化后,即担任副主任负责技术管理;第一个开发设计了一种造型多种装饰的系列产品,满足了人们的需要等等。
   朱可心大师从少年开始拜师学艺,从最初的为了光耀门庭,为家族争光,而后终身躬耕紫砂艺坛,在七十余年的紫砂艺术实践中,他积累了极为精深的艺术造诣。他技艺全面,创作题材宽泛,壶、鼎、瓶、盆,假山石景等等均有涉猎。一生中创作了数以百计的紫砂新品,其中许多作品成为了现代紫砂史上的经典作品,如云龙鼎、竹节鼎、报春壶、云龙壶、彩蝶壶、松鼠葡萄壶、松竹梅三友壶等等。
   早在1932年春,朱可心被邀为参加美国芝加哥博览会创作参展作品。他经过反复思考,与前辈、同道共同探讨,决定创作“云龙鼎”,鼎为古代传国重器,可以此扬中国国威,显民族精神。制作成功的“云龙鼎”,鼎高2.5市尺,鼎身饰以江海波涛中巨龙仰首,向天空喷吐万珠水花,鼎盖上三片祥云托起一轮红日,三只鼎足也饰以浪波。整件作品雄健大气,雕镂生动,而紫泥温润的色泽、淳朴的品质、独具的表面肌理效果使作品更显出飞扬的神采。此鼎参加美国芝加哥博览会展示令各界赞叹,并摘取桂冠,获得“特级优奖”。云龙鼎一做成,朱可心乘着成功之兴,运用自己在紫砂竹器上的特长,又设计出一款竹节鼎。竹节鼎高1.6市尺,作品高古大气、清韵雅致,此作在上海展出时,孙中山夫人宋庆龄大为赏识并定购收藏,现存上海宋庆龄故居。
   在朱可心大师的艺术生涯中,除了自身在艺术传承、艺术创新上取得卓越成就的同时,在艺徒培训、培育紫砂艺术传人的工作上作出了巨大努力,取得令人注目的成绩。他毫无保留传授技艺,以身师范,严厉严谨,用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影响后代。在他的言传身教下,培养出了一批如汪寅仙、潘春芳、许成权、李碧芳、曹婉芬、谢曼伦、王小龙、高丽君、范洪泉、倪顺生、李芹仙等在当代紫砂艺术界极有艺术成就的大师或紫砂艺术名家,为当今紫砂艺苑的繁荣发展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
   朱可心大师受到后人称道的不仅是他一生的艺术造诣和成就,他的一生高节,他一生秉持的高尚的艺德艺风更值得当今艺术家们去学习、去敬仰!
   历史上,紫砂业界门派之别,素来有之。朱可心大师胸襟宽广,抛开门户之见,一视同仁。这在当今艺术界,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特别是在资格、功夫、艺术见解上难分伯仲,难见高下的同辈艺人当中,这就更需要包融、更需要度量。朱可心大师用他的一生为当今紫砂艺人树立了师之楷模!
   朱可心大师受人敬仰的还有他的一生清风,淡薄名利。即使是到了晚年,依然清贫甘苦、勤俭朴实、不受利诱、保持晚节。进入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国门也打开,紫砂艺术品首先在港台地区受到青睐。朱可心作为当代制壶巨匠,花货素饰器一代宗师,自然也成了港台紫砂市场中令人注目的追逐对象。朱可心大师本来对自己的作品就极为严谨,早先的作品也已基本捐献给了博物馆。加上由于身体的原因,已到晚年的他就更少有作品流到市场。一些商人为了鱼利,百般纠缠,欲用朱可心大师的印章制假,而他秉持磊落的品行不为金钱而折腰,到自己已无力作壶时让家人当面将印章全部销毁。这在紫砂市场中假冒、代工等现象时有耳闻的当今社会是尤为值得人们敬仰的风范!
   从近两年是紫砂艺术品市场看,虽然今年保利春拍中朱可心大师的作品玉笠壶以67.2万元创了他个人成交的记录,但从他的艺术造诣和艺术品格以及他对紫砂艺术界的影响,相信朱可心大师的作品价值还有很广阔的认识空间。
    [朱可心(1904—1986)生于陶都宜兴蜀山,15岁时拜紫砂艺人汪升义为师。1932年创作紫砂名作《云龙鼎》,参加美国芝加哥博览会时荣获特级优奖;另一名作《竹节鼎》在上海豫园展出时,被宋庆龄收藏,现藏上海宋庆龄故居。新中国成立后,朱可心为紫砂建厂创始人之一。1953年12月“全国民间艺人观摩大会”携作品云龙壶、圆松竹梅壶参展。1959年他以合作社代表的身份参加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的世界陶瓷展览。其作品松鼠葡萄壶、松竹梅三友壶被选入“中国工艺美术巡回展”出国展出,并获一等奖。1959年他费时4个多月精心仿制南京博物院珍藏圣思桃杯获殊荣。朱可心在上世纪的60年代为徐海东大将设计制作了《万寿壶》,70年代为周恩来总理出访日本制造了《可心梨式》赠日本田中角荣首相,并且设计《常青壶》、《彩碟壶》,现藏于江苏宜兴陶瓷博物馆。1978年评为工艺美术师,先后担任江苏省文联委员,宜兴政协常委等职。被誉为“壶艺泰斗”、“一代宗师”。]
七、壶林凤魁-----花货大师蒋蓉
   蒋蓉,当代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为紫砂艺术界著名的“七大老艺人”之一。也是其中唯一的女性,是位德高望重的花货大师。
   蒋蓉大师文思敏捷,才华出众,从艺七十多年,把毕生的精力都贡献给了紫砂事业。她对紫砂艺术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她认为:艺术是发现、提炼、厚积薄发;技术是千锤百炼、功到自成。紫砂壶艺是文化和技艺共同积累的结果,和其它所有艺术一样,技术是艺术的基础,而艺术是能给人们精神上赏心悦目的享受。在艺术实践中,蒋蓉大师善于将动物、植物、花果等自然形体,经过艺术提炼、创造,自如运用于紫砂作品之中,设色与造型逼真,融合了艺术美感与自然生趣,形象色泽及表面肌理都有妙趣天成之感,其创作大多以自然界瓜果、动植物为题材,表现手法以仿生为主,作品形象生动、色彩绚丽,形成了独特的紫砂艺术风格。可以说蒋蓉大师在仿生类紫砂艺术方面的造诣代表了一个时代的高峰。大师受人敬仰的不仅是艺术上的成就,也在于她淡定平和、不追名逐利的心态,更在于她宽厚仁慈的胸怀。蒋蓉大师用她的一生、用她朴素的语言诠释了一个艺术巨匠的人生哲理,她说:紫砂艺术是我国的传统艺术,是民族瑰宝,把传统继承好是我们从事紫砂艺术行业的从业人员的共同职责;作为一个紫砂艺人,做壶是做艺,做艺也是做人,需要全身心的投入,要认真做人,认真做艺。在当今艺术界因门第之见或名利之争乃至各团体之间的利益之争而出现的相互难以协调甚至相互诋毁的现象时有耳闻,蒋蓉大师用她高尚的艺德告诉紫砂后人们“大师”的真正意义!


   蒋蓉大师在七十余年的紫砂艺术生涯中,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艺术创新方面的成就尤为显著。历史上在紫砂花货上有很大成就的艺术大家不是很多,可供借鉴的优秀作品也有局限,所以蒋蓉大师的创作更多的是源于生活,在大自然中去寻找题材,通过仔细观察,吸取自然、提炼自然,经过反复推敲、认真总结,为了创作,她经常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甚至因此身体尤其是腿也落下了病痛,但她依然凭着对艺术的执着,无怨无悔。即使到了八旬,蒋蓉大师仍然在不断地创新。她晚年也常对晚辈们说:“艺无止境,紫砂艺术尤其是花货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大自然是创作取之不尽的艺术源泉,只要认定了目标去努力、去追求,就一定会好的成绩。”
   在传统的紫砂艺术发展方面,蒋蓉大师是这样理解继承和创新的关系:“紫砂艺术是我国的传统艺术,是民族瑰宝,把传统继承好是我们从事紫砂艺术人士的共同职责,但传统靠什么来继承,我认为继承要靠创新来继承,要靠发展来继承,今天的传统在昨天是创新,那么今天的创新到明天也成了传统,一代一代的紫砂人不断创新不断地把传统这个接力棒一代一代往下传,也就是一代又一代的继承传统,如果我们不去创新,那么,这个艺术就将枯萎。”
   蒋蓉大师在她一生的创作生涯中先后创作了二百多个品种的高档紫砂壶和工艺品,创作的代表作品有:“莲花茶具”、“束柴三友”、“荷花壶”、“牡丹壶”、“芒果壶”、“南瓜壶”、“莲藕酒具”、“蛤蟆捕虫水盂”等,并发表了《师法造化,博采众长》的紫砂专论。代表作品“荷花壶”在全国工业会议上评为“特等奖”,并为周恩来总理出访东南亚等国家制作礼品;代表作品“荸荠壶”被英国维多利亚博物馆收藏;代表作品“琵琶笔架”被作为国宝被北京中南海紫光阁收藏。
   从市场看,蒋蓉大师的作品“束柴三友”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就创下了不俗的成交记录。近两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发展,紫砂艺术品的价值也受到人们的关注,蒋蓉大师的作品“莲藕倒流壶”在保利创下了134.4万元的成交记录,石榴树蛙壶也以89.6万元成交,这也从市场的角度表达了人们对蒋蓉大师作品的价值认同。
   [蒋蓉(1919- 2008),别号林凤,江苏省宜兴市川埠潜洛人。11岁随父亲蒋鸿泉学艺,1940年-1947年由伯父蒋鸿高带至上海制作仿古紫砂器, 1955年参加宜兴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1956年,被江苏省人民政府任命为紫砂工艺“技术辅导”,创作荷花壶、牡丹壶等,并为周恩来总理出国访问赶制象真果品20套。1957年制作佛手壶,尝试注浆工艺制作茶壶,提高工效,满足出口订货需要。1958年创作金瓜壶、菱形壶、南瓜烟缸、大栗杯、竹根等数十品种,批量生产。1973年后,创作白藕酒具、琵琶笔架、蛤蟆捕虫水盂、树桩盆等作品,1983年后有百寿树桩壶、玉兔拜月壶、菊蕊花蝶壶、松果壶、双龙紫砂砚等问世。1989年授于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职称,1993年授予国家级“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