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7年高端艺术品春季投资会即将盛大开幕,倾力打造高端大型艺术品投资会,欢迎海内外贵宾积极参与。详情请在线咨询,或拨打投资专线182-2131-1694。

华尔街遭受震荡,艺术品投资成为避风港

2008-10-15  译自《纽约时报》(2008年10月4-5日/周六-周日刊)


   当纽约的金融机构纷纷游走在崩溃边缘时,艺术市场让人们看到希望。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成绩令人惊叹地继续刷新着记录——切尔西艺术区的活动也一如既往的繁荣。六月,当莫奈的大作《睡莲》在伦敦佳士得以八千万美元的价格被拍出时——比预估的三千六百万美元到四千七百万美元高出很多,而就在一个月前,莫奈的另一幅作品才在纽约佳士得创下四千一百万美元的拍卖记录——两岸的回应都是热烈的,随之松了一口气。拍卖会上传出的讯息很明朗:全世界热衷艺术的富翁们仍愿意斥巨资购买艺术精品。而当艺术品以不断走低的美元来定价时,对外国人来说,购买它们就更加便宜了——这对大多数纽约的拍卖行来说是件好事。当你有机会拥有一件在十年或更短的时间内就可能价值翻番的艺术品时,又为何还要去投资行情糟糕的地产?

   夏季的购物热潮似乎延续到了秋季。上月,在纽约证交市场有史以来最为黑暗的一天里,一个空头市场似乎就要撼动全球的金融框架基础,伦敦苏富比却正在拍卖达明・赫斯特的概念艺术作品,并创下总成交额的记录。两天的赫斯特销售“牛市”——包括装满动物尸体和甲醛的玻璃、钢铁和金橱柜——带来了两亿美元的成交额,比最高估价高出了两千四百万美元。单位艺术家拍卖的上一个最高记录创立于1993年,成交额为两千万美元。

   金融和艺术市场的命运从未这样倒错过。如果要随便为这一现象找个答案,可以说正是金融市场的萎靡造就了艺术市场的兴盛,位于纽约生机勃勃的切尔西艺术区心脏地带的DJT美术馆的老板多米尼克・泰格里阿拉特拉如是说。他认为艺术市场为投资者们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全的避风港——对某一类艺术品进行投资——这是过山车似的全球金融市场无法企及的。

   “以前,我们能够凭借独到的艺术鉴赏力和丰富的艺术史及艺术家知识,讲述每一件作品背后的神奇故事,”泰格里阿拉特拉说,“但现在却只剩下:‘这件作品多少钱?’;‘我何时能卖出它?’以及‘我能赚多少钱?’这听起来就像在谈论一支股票或一处房产——但事实上,这是一件珍贵高雅的艺术品,人们会飞去一个个国家的博物馆或美术馆欣赏它。在当今不景气的经济局势之下,购买艺术品亦是一种投资——但同时,你投资的是一件艺术史中的珍品,你和你的家人能够世世代代欣赏它的美,所以它看起来是一种稳固的投资。你可以出售你所持有的股票、房产,但你可以珍藏你的艺术品。攥着‘珍藏’几百年的股票你可赚不到什么。”

   泰格里阿拉特拉说,如今,对于艺术界的精英人群来说,相比投资金融市场,将购买艺术品作为一种投资有着十分明显的优势:“如果三年前你投资了十万美元在雷曼兄弟、福特、通用汽车、Fannie Mae 或是Freddie Mac,现在或许只剩下一万两千美元。如果三年前你花一百万美元在佛罗里达、加州或是亚利桑那买了一套房子,那么现在它可能只值五十万了。但如果三年前你花十万块买了沃荷尔、威赛尔曼、昆斯、甚或毕加索、夏加尔或米罗的作品,也许今天它会值二十万。此外,你能将它搬回家欣赏,从中得到领悟,从来访的朋友中得到赞美——并能更多地吸引人们对艺术的关注。这是驱使我们的客户投资艺术品的原因——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自美国之外,我们的价格在他们看来真是便宜到了极点。”